岁月流末,卿不负我

2017-11-03 21:41:00.0|浏览:753|评论:0

熟悉我的人应该都知道,我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欢脱。

我这人,算是随和,每个阶段都有朋友,不多,都是三四个。

认识的人,要么和我特别好,要么平淡若水,不好不坏的,不存在。

认定的朋友,我对他们好,非常好。

不想去刻意结交谁,朋友是注定的,谁和谁性格合脾气对,都是顺其自然的,好就是好。

或许这样的想法不对,可我就这样。社会交际关系网什么的,我不想。

狠狠发誓说要保护的人,一个。

心心念念的血缘羁绊,几个。

尽心尽力宠过的人,一个。

患得患失喜欢过的人,一个。

掏心掏肺结交的朋友,不少,也不多。

一直在用的网络称呼,两个。

勾搭过的志同道合,很多。

网上的我和现实的我还算重合吧,可是这一个月来,现实里的我,面瘫了。

很少矫情了吧,忧伤哀怨什么的貌似早已随着高考逝去了。大学的日子过了许多,傻事错事犯贱的事办得也不少,总到最后才认清事实,总顾及别人的感受,最后,就像宵风说的,表世伤痕累累,隐世满目疮痍。

我知道自己有个底线,却不知底线的边缘设在了哪里,包容了许多人许多事,到后来,处理事情时就麻木了。出丑时尴尬时被揶揄时,许多人在偷笑在不屑在鄙视在幸灾乐祸,当然,还有许多人无视漠然玩味却没兴趣观战。慢慢地就自动忽略了,不是不想反击,是没精力反击了。

其实,那时想做的只是,让刘海长长地遮住泛红的眼睛,衣服大大的裹住趔趄的身体,笑容多多的挡住受伤颤抖的心。其他的,都不重要了。

现实如此,网络也是如此。群聊掐架什么的,没心思去玩了。

很多事很多人,不想回忆不想说,可总有那么一些讨厌的时刻,他们一个个涌进脑海里,汹涌澎湃,无止无息。

我不想用一种沧桑的语气叙述,可自己终已成熟。

这个扣扣我没好好打理,顺其自然地发说说写日志加好友拉群欢脱恶搞评论勾搭人,拉了许多同学,认识一帮好友。空间互动,资源共享,群里肆意,熟人猖獗。换网名成了习惯,发说说成了兴趣。

等我意识到同学网友不应同时加时,扣扣列表里已有很多人了。
我喜欢很多东西,所以涉足了许多方面。

耽美。古风。动漫。文学。美男。看小说连开好几个,没开完就开始下一个。从言情耽美悬疑到网游网配,疯狂地下载,无聊地翻看。

说说和日志很多很乱很杂,生活的感兴趣的抽风的发癫的,本该多重圈子里的东西,我却把它们混在一起。

于是我的世界一团乱。

这个快要来临的暑假让我很烦。二十岁的人应当承担许多责任了,我却还有些依赖心理。于是我一直努力让自己成长,却越来越烦。

我想我安在是有才有能力的,可是现在我连承诺都给不起了。
两年前我对自己说,允许后悔但不允许后退,自己选的路,错了也要努力承担。如今,我还是这么想。

我要的不多,但一定会得到。自己养活自己,保护想保护的人,有资本做某些事时还有兴趣,如此便好。

在灼灼其华的年纪,好好经营自己,那么,最后,即使岁月流末,卿不负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