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到岸人何恋筏

2017-03-08 14:03:34.0|浏览:871|评论:1

原来安心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。

似乎灵魂也跟着纯净,随之舞动,迫使自己弃掉那些阴暗如湿藓的想法,飘浮,盘旋,不愿落下。

犹如进入无我境界,他人近不得。

享受着,贪恋着,不顾一切地想抓紧。

烦躁了,不必翻遍通讯录找人倾诉,也不必刻意敲几行字抒发所谓的抑郁,更不必借各种看书看漫听歌来转移注意力…只要闭上眼睛,放空自己,就安心了。

只是闭上眼睛后,所有担心的,恐慌的,未完成的事竟一一涌入脑海,狂乱地叫嚣着,不安地涌动着。

意外地,有一丝窃喜。

终于到了这个点,可以清醒地看世间万物,悠然地整理自己的点。

已到岸人休恋筏。

又何恋筏?

放眼河岸尽皆幻影,言之过去不过虚空。

所追求的,所得到的,所继续的,都与过去没关系了。

啊,原来我也到了该放下执念的年纪了。

似乎一直在权衡理想与现实,不相信定论,不奉行常规。认为某些事物可以尝试,然而没做到心中预想。

最后走出教室时,心里没有豁然一轻,反而蓦地沉下。在公园里反复走的时候,反复地想,我是不是已经累到无法承载梦想了?

之后是无止尽的难过和头疼。

至此。

没有听的曲儿还是新歌的模样,没有看的书还是躺在杂乱的文件夹里,没有完的文还是一字未动。

不知说了多少句抱歉,不知打破了多少个约定,不知失去了多少,那时以为很重要的人。

不是做不了,而是没精力去做了。

于是在各种慰劳自己中寻安心。

是啊,我有多珍惜自己,珍惜到不舍得受一点伤害。

一点不安都让我全装戒备,不惜以各种无以名状的理由对抗外界。

各种本来极易隐藏的小心思,不愿暴露人前的想法,被牵扯到明面上,以龌龊而不堪的姿态呈与现实。

なんか。

藏不住火。

本来不该生气的,不知怎么的就控制不住了,于是明知错误还着了魔似的继续着。

呐,是不是该抛却了那筏?

不要认真,不要强迫症。

有些事重要一时,有些人重要一辈子。

所以至少,为那些人呈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。

至少上岸后,自己还留着些什么,于是才不在乎那筏了。

即使回望,也只剩下满眼带不走的景色,无忧无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