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【赠傲娇の流霄】

2018-05-28 15:50:56.0|浏览:403|评论:1

寻【赠傲娇の流霄】

【一】安在

那一天,我原本在佛龛上闭目养神,意外注意到了她。

她伫立在玲珑的金色烛台上,周身洁白,散发着柔柔的光,焰心闪烁着漂亮的微微蓝。

平日里总是隔着一层纱,我看到的总是一团金暖。原来真正的她是这样的。

我带着欣赏的目光进入梦乡,醒来时,她的泪已流得满身臃肿。

我不由地靠近,想保护她,想拭去她无言的悲伤。

感到从所未有的灼热,我继续向前,却意外滑入深深的湖,烫得我难受。我扑腾几下,无济于事。

我知道,我圆圆的眼睛里必然尽是恐惧。

昂首,她的泪流得更多了。

突然一阵心酸。

失去意识之前,我看到佛轻抬眼皮,拈指微笑,之后沉静的声音在大雄宝殿中久久回响:蝼蚁尚贪生,飞蛾何缠情?就当是我忘了罩纱的补偿吧。

洁白的莲花翩翩覆来,佛光掠过,天旋地转。

… …

醒来时,我已是人的模样。一屋子的人,紧张又惊喜地喊我的名字:安在,安在。

离我最近的女子微笑着说:安哥哥,你醒了。

我却看着她发丝间的微微蓝,蓦地满目潸然。

门吱呀一声,一个人闯进来:俞姑娘,你师兄醒了。

【二】俞月

我没想到安在会醒来,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言笑晏晏。看到他眸中的泪光,我暗自嘲讽。

听到师兄醒来的那一刻,我的心倏忽飞到了九霄云外。

流霄,流霄。

我与师兄青梅竹马两情相悦,本已订下婚期,谁料那次出游被安在看上,他仗着他爹是武林盟主,带一众人马胁迫爹,逼我嫁给他,看着满脸愁闷的爹和暗自流泪的娘,我咬牙:我嫁。

安在与我订下婚期,时不时上门骚扰,师兄总是铁青着脸,沉默。

直到有一天,他孤身去找安在决斗。

不久,我便听说安在被众人抬回了安府,奄奄一息。而那天师兄直到傍晚才回来,遍身血红,像暗夜里满身煞气的修罗,他用剑撑着整个身体,看到我一笑,轰然倒下。

可笑的是,我被叫去安府照顾安在,原因是安在在昏迷的时候还叫着我的名字。

我盼望着师兄快点醒,我希望安在永远不要醒。

如今,他们都醒来了。

安在似乎有些神智不清,不记得以前的事,不记得周围的人,除了对我很好,和以前判若两人,还多了个习惯,总是去佛堂里面拜佛。对于他以前恶劣的行径,大家竟很一致地三缄其口。

他时时痴痴地看着我,轻抚我的发丝,我任他看任他抱,内心却满是鄙夷:伪善。

我宁可他忘了我。

师兄还是以前的性子,只是对我不再亲近。我找着各种借口和他亲近,他总是礼貌周到,对我像陌生人。

我受不了。那天看着不似从前般精明的安在,我狠狠心,去找师兄。

【三】流霄

那天夜里,师妹来找我,同我合计谋害了安在,然后与她双宿双飞。

我冷笑。都说最毒妇人心,果不其然。

我知道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和她是什么关系,安在之前又与我有何过节,但那与我无关。

他们,都只是过客而已。

我来到世上,别无他求,唯一的心早已给了大雄宝殿那抹注视的温柔。

那天我看着他凝固在我的泪中,刺痛得无可言表。

佛轻轻地把莲瓣覆在他身上,对我说:今许一世,寻得寻不得,但参缘合。

俞月亲近的目光,我又怎会回应。

原以为她是个温婉善良的女子,给她几分颜色。如今,我还顾虑什么。

至于安在,那天在佛堂看见他,圆圆的眼睛,给我几分熟悉的感觉。

可是,纵使如此,他的死活与我何干?

我冷着脸,拒绝了她。

她一愣,说师兄你还是怪我当初委身于他么,你放心,我会尽快杀了他。

语毕飘然而去。

我望着窗外圆润光洁的月亮,想起他圆圆的眼睛。

人间的女子都是这样么,为了情可以性情大变,不顾一切,狠厉残绝?

【四】安在

俞月笑着让我和她一起去钟灵山游玩,我答应了。

她撒娇的样子很好看,我却独爱她发间的微微蓝。这会让我想起在大雄宝殿时她漂亮的焰心。

他们都说我是为了救俞月被人暗伤,等我好了便和俞月成亲。

如今,婚期快近了。

这就是佛说的补偿吧,让我和她以人的形态出现,让她成了我的未婚妻,让我们相守一世。

我时时去佛堂,像周围的香客一样,虔诚地伏跪,感谢佛的恩赐。爹娘看着我甚感欣慰,命她和我一起去。

有次和她一起去佛堂时遇到一个男子,清秀俊逸,分外好看。我感觉到她挽在我胳膊上的手抖了抖,问她怎么了,她却径直向那男子走去,喊他师兄,之后向我介绍,这是他师兄流霄。

我礼貌地和他寒喧,毕竟他是她的师兄。她师兄不似我这般和气,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。我暗自奇怪,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

他的眼中好像有漂亮的微微蓝,一闪而过。

我眨眨眼睛,暗笑,是看错了吧。

和她爬上钟灵山顶,呼啸的风声,盘旋的生灵,一切都让我有种亲近的感觉。

她已娇喘吁吁,我扶着她坐下,突然听她喊,师兄!

我回头一看,是那天的男子,对他报之一笑。

再转身看她时,她美丽的剑花直直逼来,漂亮的发丝间带着微微蓝。

我惊诧地望着她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想起佛那日拈指一笑道:蝼蚁尚贪生,飞蛾何缠情?

想起曾经的大雄宝殿上,一只有着圆圆眼睛飞蛾,带着欣赏的目光望向那抹漂亮的微微蓝,静静安眠。

【五】俞月

看着安在惊诧的眼神,我竟有一丝不忍。

毕竟,他和以前不一样了…可是,他还是他。拆散我和师兄,罪不可恕。

我斜睨了一眼不远处的师兄,他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神情。我的心猛得一纠,剑又逼近几分,他雪白的颈上顿时有了一道艳红。正当动手之时他却忽然开口。

我只问一句,俞月,你还记得大雄宝殿的飞蛾吗?

什么大雄宝殿什么飞蛾,安在果然神智不清了。

我没理他,掌灌内力。

“铛”,千钧一发之际,我的剑掉到地上,震得我的手发麻。

我如之前的安在般,惊诧地望着大步流星的师兄。

师兄的脸上,居然,带着笑容?

还没等我质问,师兄抱着安在,入耳的是别样的温柔。

安在,大雄宝殿的蜡烛…带你回家。

我看着安在再次惊诧,圆圆的眼睛极为招展。

师兄和安在手牵手,头也不回。

师兄!我许久反应过来,大喊时他们早已没了影踪。

我千方百计求爹把师兄骗来,本以为师兄对我旧情难忘,和我一起杀了安在,毕竟他曾经功力不低。

万万没想到,安在没有骗我,他没有功力了。

更没想到,师兄会那么温柔地抱着他。

我跌坐在地上,像一朵被霜侵打的残花。

【六】流霄

我牵着他的手,狠狠地,骨节都在发颤。

安在,原来你现在叫安在。

感觉到他手心的冰凉,我不禁用整个手掌包住他的。

他在我身旁,低着头,我感到自己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在疯狂地叫嚣着,宣告我的喜悦。

握着他的手,像握住了整个世界。

是他啊,是我的他。

沉默了良久,他低喃:你,也喜欢我?

我轻笑一声,停下脚步,双手按住他的肩,他还是低着头,于是我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,强迫他与我对视。

安在,这个名字真好,很适合。永远为我流霄安在。

看着他圆圆的眼睛,我把前生的思念尽数倾诉:你经常在佛龛上一睡许久,我时常在佛龛周围看着你,想着什么时候你才能注意到我。终于有一天,我被放到了烛台上,你看到了我,圆圆的眼睛里有着我要的喜欢,可是我却再也无法一直看着你。

一片黄叶落到他发间,没有停留,滑落到地上。

他莞尔一笑:你的焰心有着漂亮的微微蓝,只因在俞月发间看到相似的颜色,我将她认作你。

我环住他:傻瓜。

山下的风景也不错。

怀里的这个人更好。

今生,今世,我会抓住这个人,紧紧地。